????皇城之中,当卢俊义同黄灌二人在高天之上大战的时候,不只是京师其他的人注意到了空中二人的踪迹,同样身处皇宫之中的赵佶一样被惊动了。

????汴梁城乃是京师之地,可以说就算是有武道强者争斗也鲜有人敢像卢俊义、黄灌这般肆无忌惮于高天之上厮杀。

????前一次还是慕容龙城大闹京师那一遭,那一次的混乱赵佶却是记忆犹新,因为皇室的天人大能被太后派出去的缘故,直接后果就是,慕容龙城与逍遥子二人在皇城当中无人可挡。

????虽然说最后二人退去,但是也给赵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????而自赵佶登临帝位之后,出于自身的考虑,赵佶同样没有将那几位被太后派出去的宗室天人召回,所以说在皇城当中,真正属于皇家天人的依然只是宗人府宗正赵瑜。

????不过赵佶却是一点都不担心自身安危会不会受到天人大能的威胁,且不说天人大能出手往往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,毕竟身为天人大能,如果说肆无忌惮的出手的话,那么后果可就非常之严重了。

????因此在天人之间都有着一个潜规则,那就是等闲情况下天人大能是不能够随意出手的。

????最重要的是赵佶自问京师之中属于朝廷一方的强者不在少数,其他不说,就说他所倚重的道家便有几位强者身处京师,被其封为通真达灵先生的林灵素更是天人级别的大能,再加上朝中几位相公大半也都是强者,赵佶自然不担心慕容龙城与逍遥子之事在京师重演。

????尽管说赵佶看不清楚空中交手的两人身影,可是那动静却是遮掩不住,此刻赵佶皱着眉头看着空中道:“究竟是何人竟然如此之大胆,竟然在京师之地这般肆无忌惮?”

????说着赵佶看向杨戬以及蔡京道:“皇城司、东厂的人难道都是瞎子吗?”

????杨戬看了蔡京一眼,躬身冲着赵佶一礼道:“陛下,若是老奴没有看错的话,此刻正在空中与人争斗的二人当中,其中一人当是皇城司半步天人级别的强者之一,黄灌。”

????赵佶讶异道:“哦,这么说的话,莫非是皇城司的人正在办案?”

????赵佶有这般的猜测倒也正常,毕竟一般情况下,皇城司的人出马,不是办案又是在做什么,而且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。

????心中生出几分好奇来,赵佶冲着杨戬道:“卿家速速派人前去打探一下,朕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????杨戬心中其实也是一头雾水,并不知道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因此听了赵佶的话当即便道:“老奴这便派人前去打探。”

????蔡京看着杨戬离去,这才微微一笑道:“陛下日理万机,区区小事又何劳陛下挂牵。无非就是一些江湖匪徒自持武力抗拒朝廷的缉捕罢了,陛下也知道,江湖之中多的是一些目无王法之辈。”

????赵佶微微颔首道:“蔡相言之有理,不过楚毅曾请立东厂,监察江湖之事,自从东厂成立之后,江湖之上倒是平静了许多。”

????蔡京笑道:“广阳郡公的确是手段狠辣,一出手便灭了慕容氏一族,可谓是敲山震虎,江湖之上一时风平浪静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但是此举却是如同饮鸩止渴一般,东厂行事手段太过狠辣,难保不会引起江湖中人的反击,或许这便是一个开始……”

????蔡京话中若有所指,赵佶也不是傻子,听得蔡京之言,淡淡的看了蔡京一眼,目光投向空中。

????蔡京自然是注意到赵佶的反应,不过以他对赵佶的了解,却是大致能够猜到赵佶心中所想,因此嘴角禁不住流露出几分笑意。

????黄灌同卢俊义二人交手也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,很快便平复了下去,不过偌大的京师,但凡是消息灵通之辈皆派出人手前去打探。

????毕竟黄灌与卢俊义二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尤其是一些人认出黄灌的身份来,自然是好奇皇城司到底在做什么。

????很快消息便传了开来,皇城司竟然在针对东厂,这几年当中皇城司同东厂大小冲突不断,两者之间的矛盾早已经广为人知,但是以往都是暗地里的小打小闹而已。

????谁也没有想到两家竟然会闹腾到这般的地步。

????尤其是在皇城司的人追着东厂的人杀进了东厂衙门的时候,不少人真的是被惊到了。

????只是皇城司的人这一进入东厂衙门却是再也没了动静,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之后,在许多势力的眼线注视下,一道身影走出了东厂。

????当那么多势力的眼线看到那一道身影的时候,不少人甚至压抑不住的惊呼出声。

????“楚毅,他……他不是已经走火入魔,身死道消了吗?”

????“果然,传言不可信啊!”

????“哈哈,这下可有热闹瞧了,楚毅没死,皇城司这次却是踢到了铁板上了啊!”

????“谁能告诉我,皇城司的那么多强者进了东厂一点动静都没有,难道都成了死人不成?”

????以楚毅的修为,这些隐藏在暗中的眼线自然是瞒不过楚毅的查看,不过楚毅却是没有理会这些人,步履沉稳的一步一步向着皇城方向而去。

????“大家快看,楚毅他这似乎是奔着皇城方向而去啊!”

????不少眼线其实都是各家的仆从,三三两两的躲在暗中聚在一起,看到楚毅前去的方向,不少人当场就猜出楚毅那是奔着皇城而去。

????“那还用说吗,皇城司攻打东厂啊,这么大的事情,身为东厂之主,若是不入宫面见天子的话,那才是怪事呢。”

????“大家就等着看好戏吧!”

????有出身于文官家的仆从一脸兴奋的低声道:“真是狗咬狗一嘴毛啊,皇城司、东厂没有一个好东西……”

????以楚毅的脚程,从东厂到皇城其实也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,这一路走来,不知道多少人暗中观察楚毅。

????酒楼之上,一名面色阴戾的青年浑身散发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寒意,目光盯着下方长街之上的楚毅的身影,似乎竭力压制着内心的冲动,咬牙看着身旁的一名大汉道:“乔帮主,此人莫非便是那东厂之主楚毅,楚大奸贼?”

????酒楼之中这一桌上坐着几道身影,其中一人赫然是丐帮之主乔峰,而除了那神色阴戾的青年之外,尚且还有另外两人,一人一身贵气,书生意气,正是曾与楚毅有过交集的大理段氏段誉,而另外一人则是一副相貌敦厚鲁直的小和尚。

????乔峰目光从远处的楚毅身上收回,神色复杂的看了那神色阴戾的青年一眼道:“游公子,此人便是楚毅。”

????咔嚓一声,就见那神色阴戾青年手中握着的酒杯瞬间布满了寒冰,一股可怕的寒意以青年为中心弥漫开来,就算是乔峰都禁不住运转内息对抗这一股可怕的寒意。

????小和尚见状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游施主却是修为暴涨的厉害,若是不加收敛的话,只怕会伤人伤己啊。”

????青年只是看了小和尚一眼带着几分不屑道:“虚竹小师傅,逍遥派同楚毅乃是生死之敌,你身负逍遥派无崖子近百年神功,却是不知你是否会按照无崖子之遗愿,为逍遥派除去大敌呢?”

????说着青年又看着乔峰道:“乔帮主这些年苦修,难道不打算为当初死在楚贼手中的丐帮诸位弟兄报仇雪恨吗?”

????这时段誉眼见自己两位结义兄长脸色变化不禁冲着青年道:“游坦之,你也不必激将,大哥、二哥自有自己的决断。”

????这神色阴戾青年却是聚贤庄的少主,游坦之,不过眼下游坦之却是聚贤庄的主人了,因为当初游氏兄弟登高一呼,下发英雄帖刺杀楚毅的缘故,聚贤庄自然是逃不过东厂的清算。

????游氏兄弟死于东厂之手,只有游坦之逃过一劫,却是得了奇遇,修炼的一身诡异的阴毒功夫。

????乔峰看了游坦之一眼,其实对于游坦之的冷嘲热讽乔峰并不介意,对于游坦之的心情,乔峰自然是能够理解。

????毕竟当初大家一同行刺楚毅,结果聚贤庄遭受东厂清算,反倒是他们丐帮安然无事,这等区别对待自然是让游坦之心生几分怨念。

????微微一叹,乔峰看着游坦之道:“乔峰昔日曾说过,无论如何,纵然是拼却这一条性命,也会为逝去的帮中兄弟报仇雪恨。”

????段誉神色微微一变道:“大哥,你……”

????乔峰自然知道段誉想要说什么,对于自己这位三弟,乔峰还是相当了解的,拍了拍段誉的肩膀道:“三弟,此事与你无关,你身为大理皇室成员,却是不该参合到其中来,否则便是给你大理招惹是非……”

????段誉不禁急道:“大哥,你我三人结义,曾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我段氏虽为大理皇室,然则在江湖之上却也是信奉江湖道义,大哥莫非是要陷小弟于不义?”

????这边小和尚双手合十,眼中露出几分坚定之色道:“虚竹曾答应无崖子前辈除去楚贼,为民除害,为国除奸,正所谓男儿一诺千金,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,相信佛祖一定会原谅虚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