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我叫张兮。”

????“脏兮。”

????“是张兮。”

????“脏兮兮。”

????“你不能叫我脏兮兮。”

????“我现在,脏兮兮。”

????上官鹿紧紧的抱着张兮,眼泪汪汪的又欲哭出来,要不是刚哭了好长一段时间把眼泪给哭得差不多了,又不好用脏手抹眼泪,这才强忍着没有哭出来。

????张兮皱着眉头,要不是她的声音,她的模样,在某种程度与伏灵有几分的相似,他是真的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动容。

????暂时从好久以来都没有真正睡着过的梦乡中醒来,移动到上官鹿的身边,本想给她搭一把手的,这女孩儿好像一点儿也没有什么男女有别,授受不亲的思想,可能也是被这样的环境给吓到了,像一只树袋熊一样的挂在自己身上。

????尽管身下都是粘稠的恶心液体,但不管怎么说,没有外衣束缚,还是会有一种肌肤相亲的触感在。

????好在张兮是没什么心思的,就让她这样搭着,准备继续睡觉。

????艰难的生活,给了张兮一个非常好的优点,就是不论在任何情况下,都能睡着,哪怕是在这粪池里,还得站着,还得被一只树袋熊给抱着,这些,都不是问题。

????加上许久没有体验过睡觉的感觉,在这里面,也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,索性,放开痛快的睡上个三天,以弥补自己都没能真正睡觉的遗憾。

????“那个,脏兮兮,啊,不,张兮,你能再帮我一个忙么?”

????依靠着张兮,上官鹿省了不少力气,这时间还短,在第一轮结束后,她也有吃一些东西补充体力,逐渐的,因为哭而损失掉的体力在慢慢恢复。

????她的鼻子逐渐开始相对适应起池子里的味道来,眼睛也能稍稍保持睁开一条小缝,从这条睁开的小缝中,观察周围的其他人。

????她发现了在不远处的欧阳佳佳。

????目前欧阳佳佳的情况不是很好,正常的女孩子,一个人,进入到这里面,都不会太好。

????所幸的是,她刚好了有了一个可以让她依赖的张兮。

????而她,还是只能自己一个人。

????她想了想,向张兮开了口。

????“不能。”

????张兮想也不想,直接否决。

????他就知道,一旦沾染上某些不该有的关系,就会由一个心软,引发出更多的接连事件。

????“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。”

????上官鹿开始与张兮谈判起来,平白无故的让一个陌生人去帮助她,这的确是有点欠妥当。她还是比较聪明的,从张兮抱着她跳下来,就是在还她给了他香包的人情。

????再者,其实香包的人情,早在张兮释放气体帮她驱赶蚊虫的时候,就已经还了。

????再想让他帮忙,是应该要以谈判的方式,付出点什么。

????清澈的眼睛眨了眨,反应过来给一个要求的范围有点太大,万一是什么过分要求,可不行,忙又补了一句,“但,绝不能是什么过分的要求。”

????“你……行吧。”

????张兮是不想答应的,不管是节外生枝,还是发展更多的羁绊,都不是他想看到的。

????这眼神,他,不忍拒绝。

????他给了自己一个可能今后在阳辉学院的生活里,可能会有需要让她帮忙的时候为理由,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????“帮一下佳佳。”

????上官鹿展露一抹喜悦微笑。

????“她好像会咬人吧?”张兮在听到需要帮助的内容时,有点打退堂鼓。

????他感觉那个欧阳佳佳对自己是有敌意的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敌意,尽量,他不希望会影响到自己考核的因素待在身边。

????“不会,她很善良的。”上官鹿保证着,催促着,“快点的吧,佳佳好像快要不行了。”

????“我……”

????张兮早知道会被一个女孩儿这么牵着鼻子走,他就不应该与上官鹿展开第一次的交集,有了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,第三次。

????欠了人情,就要还人情,还了人情,可能又来一个人情,扯不清了。

????“事先声明,就当是还人情,以后,再不相欠。”

????为了保证之后不再受到“人情”的束缚,回归自由,张兮做了事先声明。

????“嗯嗯嗯。”上官鹿都没听清楚张兮在说什么,她目前只关心欧阳佳佳,她不希望欧阳佳佳被淘汰,或者受到任何实质上的伤害,再次催促,“快点,快点。”

????张兮只好走了过去,站在了欧阳佳佳的面前。

????“伸手,搂着她!”

????上官鹿开始做起了张兮的指挥。

????“我伸手?那个,还是算了吧,我怕被她打。”张兮哪里敢伸手,这对她伸手,与她对自己身上,性质完全不同,他也不明白,同样是异性对异性,性质怎么就不同了。

????“帮帮忙嘛。”

????上官鹿堵着嘴唇,撒娇卖萌装可怜。

????张兮犹豫着,看着欧阳佳佳的确状态不是太好,只能将手伸了出去,伸过她的后背,从她另外一边的腋下钻了过去,以这样的方式,把她像晾衣服般的给挂了起来。

????“喂,你干嘛!流氓!”

????疲惫耷拉着眼睛的欧阳佳佳立刻重新睁大眼睛,这从腋下穿过去的手,无限接近与女孩子的重要部位,她张开嘴,一口就欲冲着张兮咬过去。

????张兮另外一只手抓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,只要欧阳佳佳敢将口伸过来,他就会将那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塞过去。

????他是来帮忙的,不是来受气的。

????他也是来帮上官鹿忙的,还上官鹿的情,对于欧阳佳佳,他可是啥都不欠的。

????上官鹿见状,机灵的一把扑过去,将欧阳佳佳给抱住了,然后接着一只手搭在张兮身上的力,将嘴伸到凑到欧阳佳佳的耳朵边,对她低于说着什么。

????“放开你的手,我,我,我自己来。”

????欧阳佳佳被上官鹿说服了,在这池子里,她体内的弈力好像都被压制住了,不能给她有任何的体力支持,想要将这三天的时间坚持过去,以女孩子的体力,她是需要借助外力的。

????然后,她伸手,搂住了张兮的脖子。

????“流氓。”

????张兮淡淡的回了两个字。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欧阳佳佳敏锐的发现了他好像有说什么。

????上官鹿赶紧打圆场,“他什么都没说。”